浅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入罪路径及思考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是司法实践中运用的非常少的罪名,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到判例为0,可以说是僵尸条款。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却备受法律人关注。如何激活“僵尸条款”运用打击犯罪是司法人员的关心点所在,而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关注的则是刑法入罪路径以及法律依据是否充分完备的问题。

 

《刑法》第三百三十条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的;
  • 拒绝按照卫生防疫机构提出的卫生要求,对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粪便进行消毒处理的;
  • 准许或者纵容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从事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的;
  • 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甲类传染病的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国务院有关规定确定。

 

一、该罪主体及客观行为要件的理解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第一款至第三款针对的都是负有特定义务的主体,涉及普通民众主要是第四款的规定,即普通民众或单位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最高检也相继推出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笔者概括如下:

案例1:四川南充孙某某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案(孙某某病情恶化于医院就诊,医生怀疑其疑似“新冠感染者”,让其隔离治疗,不听劝阻悄悄逃离医院,并接触多人。工作人员后将孙某某强制隔离治疗。其在被确诊和收治隔离后,仍隐瞒真实行程和活动轨迹,导致疾控部门无法及时开展防控工作)。

案例2:故意隐瞒致509人隔离,5村4小区封闭,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确诊病人接触,隐瞒去过武汉及与外来人员接触史。)

案例3:未按要求隔离,致大量人员被感染,涉嫌犯罪。(长期在武汉上班,返乡后未按要求居家隔离,多次外出并与多人有密切接触。)

案例4:多次隐瞒武汉旅行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上海要求对于重点地区来沪人员实行居家或者集中隔离观察14天。李某某回沪后未按要求居家隔离,隐瞒武汉旅行史入住松江区某酒店,并多次出入公共场所。出现症状后,历次看诊期间违反疫情防控措施有关规定,隐瞒武汉旅行史,在普通门诊看诊,并在输液室密切接触多人。)

【注:以上案例初步定为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首先需要阐明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为法定犯(即行政犯),具有刑法和行政法上的双重违法性,行政犯必须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体现在行政法规上一般表述为“构成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中涉及普通公民和单位的义务主要为:

第十六条 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在治愈前或者在排除传染病嫌疑前,不得从事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

第二十七条 对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场所和物品,有关单位和个人必须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指导下或者按照其提出的卫生要求,进行严格消毒处理;拒绝消毒处理的,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或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进行强制消毒处理。

第三十一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

法律责任:

第七十七条 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可见,《传染病防治法》第七十七条都没有规定普通民众的行政责任乃至刑事责任。(《传染病防治法》第六十五条至第七十六条规定的都是特殊主体,此处不再赘述。)

 

通篇研读《传染病防治法》可以发现,凡违反该法并可能受到刑事追究的,多为对传染病防治负有特殊义务的政府机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单位、采供血机构,或者与供水、消毒、血液制品、病毒标本相关的单位和人员。而作为普通民众,并不在此列,甚至是确诊和疑似病人(第十六条仅规定了相关职业禁止义务,无任何其他行政责任、刑事责任)

 

也就是说普通民众只违反了《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并不能对其进行刑事处罚。

 

为了弥补《传染病防治法》个人刑事责任的缺失,运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打击个人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犯罪行为。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称《意见》)中,最高法、最高检对《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第一款第四项客观行为要件进行了扩大化解释,将“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扩大为“包括《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一系列与疫情防控有关的法律法规和国务院有关规定”,将“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扩大为“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在疫情防控期间,依据上述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出台的疫情预防、控制措施”。(最高法研究室、最高检研究室联合答记者问)

 

突发事件应对法》规定公民义务主要有:

第十一条 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义务参与突发事件应对工作。

第五十七条 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公民应当服从人民政府、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所属单位的指挥和安排,配合人民政府采取的应急处置措施,积极参加应急救援工作,协助维护社会秩序。

法律责任:

第六十六条 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本法规定,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

第六十七条 单位或者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突发事件发生或者危害扩大,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第六十八条 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的公民义务主要有:

第二十一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突发事件,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

第三十六条 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有权进入突发事件现场进行调查、采样、技术分析和检验,对地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工作进行技术指导,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予以配合;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予以拒绝。

法律责任:

第五十一条 在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中,有关单位和个人未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履行报告职责,隐瞒、缓报或者谎报,阻碍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拒绝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进入突发事件现场,或者不配合调查、采样、技术分析和检验的,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样,经过此次两高两部出台的《意见》,司法机关可以运用《突发事件应对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的相关规定对个人违反疫情防控义务构成犯罪的行为进行刑事打击。

 

  • 按甲类管理的传染病的理解

《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四十九条已经将“甲类传染病”和“按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一并列入了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对象。

此次新冠疫情防控工作中,国家卫健委经国务院批准发布2020年第1号公告,已经明确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纳入《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个别公众号文章认为“管理”与“预防、控制”两者不能等同。这里,笔者赞同《意见》的观点,以上文字概念在抗击疫情中具有相同的内涵,不应成为入罪与出罪的争点。

 

现代法律一个重要职能就是法具有对国民行为的可预测性。如果法律经常变化,国民必然无所适从。两高的司法解释及相关意见都是指导我国司法部门司法行为的重要依据,而刑法则直接关系到国民的人身自由,特殊时期突击解释法律,尚能理解,但不应成为常态。亟待疫情过去,立法机关应当及时修订、完缮相关的法律法规。

新冠肺炎毫无疑问是场灾难,全国人民承受了巨大的牺牲,有些疑似或者确诊病人是在家人殒殁的情形下被抓的,而如何边羁押边治疗又给监管系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如何在办案同时给予人文关怀,如何精准化定案、精准化打击,司法机关的职责将更为艰巨。旧罪名的激活又给刑辩律师开辟了新的战场,控辩平衡、博弈充分,才是一个国家通往公正之路的必由路径。

 

笔者现供职于上海中夏律师事务所,曾从检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