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诉讼中“户籍”的处理难点与实务分析

作者:武海亮(上海中夏律师事务所)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进行人口调查并制定和执行一套严密户籍管理制度的国家。中国户籍制度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商代,通过长期的演变,中国现代户籍制度已经发展成为国家依法收集、确认、登记公民出生、死亡、亲属关系、法定地址等公民人口基本信息的法律制度。

众所周知,当代中国的户籍制度已经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阻碍,迫切需要进行改革,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因此,2013年1月7日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户籍制度改革被列为国家重点工作之一。尽管国家一直希望弱化户口在百姓生活中的地位和影响,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户口仍然关系到就业、就学、社会福利等重大个人利益。

另一方面,户籍政策也与家事律师日常办理婚姻案件息息相关。在笔者接触到的大量离婚案件中,户籍的处理仍然是案件当事人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经常会有当事人问:“如果房子判给我了,对方现在户口在里面怎么办?”、“我能不能要求法院判他在限定时间里面将户口迁出去?”“如果他不迁户口怎么办?我有什么办法让他迁走?法院能不能强制执行?”等等问题。因此,笔者就离婚案件中的“户籍”重要性以及实务如何处理,与大家分享一些经验

 

一、“户籍”迁移与否对取得房屋一方及子女生活将产生重大影响

无论是通过协议离婚还是诉讼离婚的方式终结婚姻关系的,在家庭构成上,就从原本的一户分为了两户。此时,取得房屋产权的一方总是希望对方将户口迁移出去,在形式上彻底断绝双方的关系,但往往事与愿违。

根据2018年5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常住户口管理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 家庭户口人员因财产分割或者婚姻关系变化等原因,可以申请在分门进出、独立生活、有居住条件的房屋内进行同号分户。独立成套住宅不办理分户。”该条文严格限制了可以分户的情形,要同时具备如下三个条件方可进行同号分户:①分门进出;②独立生活;③有居住条件。但是目前上海的房屋普遍均属于独立成套住宅,不符合可以分户的条件。

如果不能分户,对于取得房屋产权的一方而言,就多了一个隐患。例如,今后要将房屋出售的时候,买方发现房屋中存在一个不愿意迁走的户口,轻则影响房屋交易的价格,重则影响房屋交易的意愿,使得房屋变现发生障碍。更有极端的案例,夫妻婚后购买了学区房并将男方一人的户口迁入成为户主。但双方离婚后,该房屋被判归女方。男方迁怒于孩子,拒绝将自己的户口迁出,导致女方及孩子的户口均无法迁入该学区房内,直接影响了孩子的就学。

因此,忽略处理户籍争议将给离婚双方带来诸多隐患,离婚后户籍的归属亟待明确的法律规定进行规范。

 

二、“户籍”争议的现有司法实践处理方式——无法强制判决一方迁移户籍,但可以调解书形式认可双方处理户籍的一致意见

在离婚诉讼案件审理过程中,户口迁移因关系到行政机构的公共管理职能,一般情况下不在法院的处理范围内。即便是在原告诉讼请求中列明了要求被告限期迁移户口的情况下,法官也会向原告释明不予处理,对该请求的解决方法一般为原告撤销该项诉请或者法院对该项诉请判决不予支持。因此,要求对方迁移户籍的诉讼请求,无法得到判决的支持,也就谈不上判决后强制执行的问题。

然而,“户籍迁移”的处理路径并未完全堵死。根据法院执行的相关规定,执行的依据应当为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或调解书。刚才笔者只提到了判决书中不会处理户口的迁移问题,但是对于双方达成一致的调解书中可以载明“迁移户籍”的条款。这是因为调解书的调解范围可以超越诉讼请求范畴,且调解是基于双方的合意,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不违反社会道德、不影响他人合法权益,法院就可以认可双方的调解内容,并赋予调解书以强制执行力。

所以,离婚案件的调解过程中双方就可以协商户籍的处理,并将相应的处理结果记载在法院出具的调解书中,若案件当事人没有按照调解书办理户口迁移手续的,另一方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这就给律师在办理离婚案件的时候提供了一条途径,就是在离婚诉讼中尽量为双方争取调解,特别是经过长时间的审判流程,双方基本都会趋于理性,这就给了双方当事人一个协商的空间。律师在办理离婚案件的时候,如果遇到自己的当事人坚持要求处理户口的,可以建议当事人选择调解的处理方式,给户籍迁移赋予司法的保障。

 

三、公安机关无法处理离婚后一方单独申请另一方迁出户籍的申请

《上海市常住户口管理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房屋所有权或者公有居住房屋承租权因交易已发生转移,现权利人或者承租人申请将房屋内原有户口迁出的,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应当通知原有户口人员迁出,对拒不迁出或者无法通知的,可以直接将其户口迁至社区公共户。”

笔者在于诸多家事案件律师沟通的过程中发现,目前派出所户籍窗口对于离婚案件中,一方单独申请另一方迁出户籍的申请是不予处理的,即便是该房屋已经完全归属于申请一方。根据窗口接待人员的说法,上述第三十二条中的“交易”仅限于房屋买卖,离婚案件房屋产权变更不适用该条款。

根据笔者的查询发现,《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离婚后房屋权属变化是否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1999】391号),该批复认为:“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共有房屋属共同共有财产。因夫妻财产分割而将原共有房屋产权归属一方,是房产共有权的变动而不是现行契税政策规定征税的房屋产权转移行为。因此,对离婚后原共有房屋产权的归属人不征收契税。”既然税务机关认为夫妻财产分割导致的房屋权属变更不视为“交易”,自然也不能适用房屋“交易”后的户籍处理方案。这也许就是公安机关至今认为无法将另一方户籍迁入公共户的法律障碍。

对此,笔者认为,上述两项法律针对的是不同的法律关系,“交易”一词应当各自有各自的适用范围。离婚诉讼案件过程中的房屋分割实质也是“以钱款换产权”,取得产权的一方向对方支付折价款,与交易有类似的性质。因此,不妨将《上海市常住户口管理规定》第三十二条中的“交易”做一定合理的扩大解释,便于公安机关处理关系重大的户籍争议。况且,这样的处理也促使个人重视自己的户籍问题,及时对自己的户籍进行合理的安排,而不是变成“在权利上睡觉的人”。

 

四、总结

房屋产权、户籍本身都是社会单元“户”的具象表现,在发生离婚诉讼后,单个“户”的概念已经不复存在,不能强行的要求两个已经分道扬镳的人还在一个“户”的概念中共同存在。户籍制度本身是国家管理社会的一个途径,既然管,就要管好,不能通过不作为的方式一带而过。

户籍争议的解决不仅是在行政层面有利于管理,也能够在司法层面起到良好的作用。例如,就民事诉讼法上的管辖和送达规定来看,一般管辖以被告所在地法院为管辖地而被告所在地一般以户籍地为准,如果不能解决户籍争议而导致人户分离,那么法院的送达就会成为新的争议,轻则导致公告送达被滥用、司法资源被浪费,严重的因送达有瑕疵而导致程序错误、案件重审。甚至,笔者还遇到过离婚诉讼房屋分割后,未分得房屋一方拒绝搬离房屋,其理由就是自己的户口还在该房屋中,应当享有居住权,致使执行被阻碍,甚至会产生新的居住权争议等讼累,增加当事人的负担。

在具体办案中,笔者会建议未受到严重影响的当事人与对方多沟通,多协商,如遇将来房屋交易的,向买方如实陈述存户籍争议,并配合买方向公安机关申请相应的措施。但以上这些都只是迫于法律不完善下的权宜之计,而法律规定的进一步明确或许才是司法机关与户籍管理机关能够破解户籍争议的最终解决之道。